罗永浩:脱口秀对直播主播是加分项

原标题:罗永浩 脱口秀,对直播主播是加分项

1

新京报:直播领域有一些长用的直播话术,比如电视购物“现在就拿起电话”,或者“再不买就没有了,赶紧抢”等等,用一些花招去哄大家买更多东西。在你看来算不算是这个行业的“毛病”?

罗永浩:某种程度上是的。针对不同的消费人群,导购话术有不同的处理方法,很多手法我们虽然不会去用,但是能够理解,也有很多我们甚至会反感和厌恶。

2

新京报:相比用各种动作和小花招制造紧迫感,在你看来,做带货直播更重要的是什么?

罗永浩:中国大部分制造戏剧性、压迫感的电商直播,退货率都高达50%以上,有的甚至更高。但我们可能是已知的所有的大主播里退货率最低的,下单以后的退货率是8%左右。我觉得小动作和小花招意义不大,因为这会导致高退货率。

3

新京报:那么为什么大家还要花那么多心思,去设计一些戏剧性的场面,或者制造一些交易的假象?

罗永浩:绝大多数平台的GMV(Gross Merchandise Volume,指网站的成交金额)都是依据下单金额(包含事后退货的)来统计的,所以有些主播就喜欢做这样的事情,他们想把数据做好看,泡沫弄大。而我们的平台是严格按照成交金额来统计GMV的,所以公布出来的数据都是实打实的成交金额,不是下单金额。在我们和我们的受众看来,安排那些戏剧性的小花招很不高级,也没有什么意义。实实在在的成交和实实在在的满意度才重要,这是老老实实长期发展的做法。但这种行业陋习也确实给我们造成了一些困扰,比如我们的一些客户如果不了解背景,谈判时会产生鸡同鸭讲的现象。

4

新京报:在你看来,直播行业中的“陋习”你最受不了的是什么?是否有想改变行业陋习的想法?

罗永浩:零售业有多少陋习,直播销售行业就有多少陋习。其实和所有的行业一样,我认为没有必要专门对直播行业的陋习做单独分析。因为直播行业并没有带来什么新鲜的、与众不同的陋习。直播销售现在是一个新生事物,又处在风口,所以大家会格外强调它的优势和缺陷,其实它就是零售业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。我不会认为它和别的零售有什么本质区别,它有传统零售业的所有好处和所有坏处。我们在这个领域里不是平台,只是一个销售和服务机构,所以客观上很难改变什么。但也或多或少希望,能在鱼龙混杂的直播行业里做一个表率吧。

5

新京报:你会定期研究其他主播的成功案例吗?

罗永浩:我会,因为我们自己在进化,他们也在改变,所以我要时刻保持对整个行业的敏锐。

6

新京报:从直播行业本身发展来说,你认为目前存在的最大障碍和问题是什么?应该如何解决,让行业能够更好地发展?

罗永浩:用忽悠和套路的方式去直播,投身行业的人群数量又足够多,如果有些问题没有得到及时修正,未来一定会被严厉整顿。所以我们希望无论是平台的监管,还是政策的监管,都能尽快高效落实,边发现问题边整治。不要积累到一个非常恶劣的程度之后出现一刀切,这是我最担心的问题。

7

新京报:由于脱口秀,你的“破圈计划”取得了巨大成功。早年你的段子就非常受欢迎,有人说,你早就该去说脱口秀,你是否认为脱口秀适合自己?

罗永浩:脱口秀一直都很适合我,这是不以我个人意愿为转移的一个公认的事情,我挺喜欢脱口秀的,所有能给别人带去快乐的东西或多或少都会让我有满足感。但是脱口秀六七十岁的时候也可以做,国外就有很多六七十岁还很红的脱口秀艺人,大卫·莱特曼就是很典型的例子,国内也是,比如过去的侯宝林、马三立等,都是红到高龄,这个行业对于年龄的要求和限制比较低。但是从另一方面我要做科技公司,我要做企业创始人,这些很大程度上是体力活,你很难看到七老八十还能做这些的人。在我个人原来的规划里,可以做脱口秀,但有可能会晚一点儿,我特别热爱科技行业,这件事不能晚。

8

新京报:那为什么选择在这个时候去做了脱口秀?脱口秀会给你带来乐趣吗?

罗永浩:现在又回去做脱口秀,是因为新参与的“交个朋友”直播公司需要通过《脱口秀大会》这类的节目来破圈。我做科技产品的时候,这个东西未必会加分,但我自己做主播的话,做脱口秀就会加分,它的效果是没有争议的。而对于做科技公司来讲,一个科技产品经理和一个公司的负责人出来讲脱口秀,这件事有可能非但不加分,甚至有可能丢分,所以在锤子科技时期没做。

PC4f5X

文章作者信息...

留下你的评论

*评论支持代码高亮<pre class="prettyprint linenums">代码</pre>

相关推荐